天道留学考试系列APP 赶快下载

天道首页 > 成功案例 > 留学案例

有梦想才会成功 - 哈佛肯尼迪政府学院MPA全奖

责任编辑:julie来源:天道留学时间:2010-04-08 14:15:02点击:

Z同学

主录学校: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 硕士 美国

院校排名:暂无

录取专业:

基本成绩:IBT 110,GMAT 720

从2004年起,我们就一起开始构筑梦想,6年的时光,我们的梦想终于一点点接近完美;他的异国求学之旅,也因为这盛开的梦想,更加绚丽多彩!

关键词: 哥伦比亚大学EE录取

  Z同学:

  录取学校: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MPA全奖($42,170/年)

  毕业学校:国内211工程学校,美国TOP60 MBA(全奖就读)

  考试成绩:IBT 110,GMAT 720

  工作经验:

  3年500强工作经验(美国),社会活动非常丰富

  2005年,天道帮助该生进入美国Top60大学MBA全奖!

  2009年,天道帮助该生获得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MPA录取!

  2010年,在天道的鼓励下,该生获得哈佛大学的全额奖学金!

  它,一所被公认的“美国领导者的摇篮”、“世界领导者的起点”,短短几十年已经成为可以与哈佛法学院、商学这些传统名宿比肩的梦想新锐,甚至招生能力已经超越了上述哈佛王牌学院。带着“哈佛MPA”的光环,怀揣“影响世界”的远大抱负,从这里走出过无数对世界产生深远影响的天之骄子,一个个熠熠生辉的名字正在叙写这所学院的辉煌!它就是哈佛大学肯尼迪政治学院。

  他,曾经的电影版《红楼梦》中的板儿,曾经的北京重点高中奥赛班的佼佼者,原本被保送到汇聚了无数青年梦想的北京电影学院。家人的反对让他不得不转投北航,就是这么一个“不安分”的文艺青年,大学里却成为了同学眼中“不务正业”的人, 投入了“戏剧江湖”,而“非职业话剧导演”则是他的新名号。

  在一般人看来,一个是美国王牌学院的发展轨迹,一个是艺术青年的成长史,二者似乎永远只能是一条平行线。我们知道平行线是永远不会相交的,可结果他们愣是找到了交汇点。在美国打拼两年之后,他“玩”进了哈佛,“玩”进了肯尼迪学院,没错,就是这所培养了无数世界领导人的肯尼迪学院。当他发现自己不能再在哈佛玩下去的时候,他的激情终于爆发,MPA已经远远不能满足他那颗追逐人生新高度的“勇敢之心”。他选择挑战哈佛MBA,这个承载了无数光荣与梦想,并且被许多人视为“不可能完成的任务”的专业,结果“非职业演员兼导演”的Z同学成功入读哈佛MBA。这不是某一部电影或者小说的桥段,而是它和他的结合,在现实中诞生的一段传奇戏剧!导演了好几部话剧,演过六年电影的Z同学,终于有了真正属于自己的作品。

  与其说是跟他聊他的MPA、MBA之路,倒不如说是欣赏一部上乘的艺术作品,因为艺术作品本身是需要用心去体会的。于是,我和他就这样开始了一次“佳片有约”,去感受那份激流勇进和起承转合。

  国内很多人对国外学校的认识总是停留在一种想象的状态,我认识两个同学,他们都想去肯尼迪政治学院,他们也许不清楚肯尼迪政治学院的真实情况,他们其中一个人是想未来从政;另外一个同学也是想从政,她的目标是联合国首席代表。你感觉肯尼迪政府学院给予你最多的东西是什么?

  [觉得这个前言弱了点,需要简单介绍一下这个人吗?肯尼迪政治学院其实对她们的梦想是很有帮助的,如果她们能去那所学校,对她们的职业梦想确实是很有好处的,但是去了之后肯定会意识到没有任何一件事情是很容易的,去了之后会发现在这个学校读书的同学当中,的确有不少人都有从政的梦想,只有自己由衷地从心底里真的想走从政这条路,才有可能会成功。对于我来说,选择去读肯尼迪政治学院,并不是将来想从政,我去肯尼迪的目的就是想感受一下那里的文化和氛围,重新认识一下自我,我在美国的企业里面工作了四五年,我认为在企业工作太安逸了,无法满足我的成长需求,所以会在工作期间考CFA,工作四五年加上CFA考了三年;考完CFA,仍然觉得没办法满足我的需求,还想去做一些自己认为有意义的事情,于是就拍了一年的话剧和广告,我是想在年底再来回顾这一年的时候,觉得自己没有荒废,自己在这一年的表现是可以接受的。

  等这些事情都做完的时候,我又会思考还有哪些新事物是自己可以去尝试的,思考的结果就是想去哈佛读书。选择去哈佛有几个重要原因,一是我相信那个平台会给你很多不同的东西,还有就是去那边读书会认识很多新朋友,当时就跟公司请了假,公司给我的待遇也不错,答应让我带薪去哈佛上学。

  本来选择读哈佛就当是放假休息,真正来到哈佛的时候,突然意识到这个地方不是来放假旅游的地方,这个地方有很多有意义的事情可以做,我看到周围的同学都很积极地做他们喜欢做的事情,立刻就觉得不能以放假的心态混过这两年。在这个平台上,你会看到很多平时根本碰不到的牛人,比如当我上课的时候,三星集团的二把手会到教室跟我们交流,当时他来美国是跟苹果CEO乔布斯谈合作事宜,你会发现自己进入了一个完全不同的新高度。

  我曾经在肯尼迪学院组织过常春藤盟校的华人春节晚会,我当时是主持人,亲自把作为嘉宾的万科总裁王石请上台来一起做游戏,突然一下觉得这些精英跟自己距离很近。认识的一些人,他们所给予你的,包括自己感受到的一些东西,对自己心里是一种鼓舞。在哈佛读书的每个人都非常有追求,都知道自己每天应该做什么,这对于以前习惯于那种一成不变、稳定状态的人来说,算是一个全新的环境,每个选择哈佛的人的目标都是很明确的,因为去哈佛读书本身难度就很大,在申请这所学校之前,我相信每个人都会思考自己去哈佛到底为了什么。

  你刚才说,去哈佛读书的每个人都是很有理想和抱负的,有的是政治抱负,有的是商业抱负,还有的人会怀着一种学术抱负入读哈佛,你觉得哈佛毕业在各个领域能取得骄人成就的的数量是多少?

  我认为还是挺多的,个人观点认为哈佛是美国最有建树的大学。从商业领域来看,世界500强企业的CEO,哈佛毕业生所占比例是最大的,虽然哈佛是专门培养企业高层管理者的摇篮,但是毕业之后15年能创造自己一番事业的人当中,哈佛毕业生比斯坦福多,哈佛在每个领域做的都非常好,所以说哈佛对商业界做出的贡献是没有争议的;从法律界来看,哈佛可以和耶鲁比肩,当然耶鲁法学毕业生大部分会去从政,而哈佛法学院的毕业生大部分都成为了公司CEO,当然也有从政的,包括毕业于哈佛商学院的上届美国总统小布什,以及毕业于哈佛法学院的奥巴马总统都是哈佛的杰出校友。

  有的时候会有世界各国的政要在肯尼迪举办一些论坛,活动多到有的同学完全不去上课了,每天都会去参加类似的活动,这些活动很密集,而且还参加不过来,我在肯尼迪读书的时候会每天收到100封邮件,有30--40封是关于活动介绍的,当然这些活动还只是肯尼迪政府学院组织的活动,还没有包括商学院和法学院组织的活动。

  你觉得哪些活动让你印象最深刻?

  肯尼迪政府学院组织的活动主要包括名人演讲和问题探讨类型的活动,还有就是共同参与性质的活动,印象最深刻的还是一场娱乐活动,类似于“达人秀”,看那些世界各国的选手比赛真的是一种享受,他们都有自己的特长。比如有一位伊朗的同学,在学校里面也是很受欢迎的学生,他的创造力和政见都是很出色的,我听说他从小就练吉他,在那次活动中,他弹的吉他是我听过的弹得最专业的,而且还能弹出很多花样,他一边弹奏一边在琴弦上擦出五颜六色的火花,有很多动作的创新,简直太神奇了!当时全场都惊呼了,当时就觉得哈佛真的是一个藏龙卧虎之地。[我当时听到的是,一遍弹奏,一边在琴弦上配制了各色的火花。。。]

  刚进哈佛的时候,遇到每个人,都会以自己的经验去判断这个人,有的人貌不惊人,但是才能超群,所以在哈佛不能小看每一个人,每个人都有比你出色的方面,应该抛弃那种先入为主的意识,慢慢地自己的为人处事也会变得谦虚。

  任何一个人,只有意识到自己有独特的优势,才会选择去哈佛。可能哈佛的学生更内敛,但是关键的时候会拿出自己的独门绝技,我听说读MPP的同学都比较理想化,你觉得是这样吗?

  你的这种说法有一定的道理,如果你看一些读MPP同学的简历,会发现他们基本上都是没有工作经验的人,没有接触社会之前肯定会有很强的理想主义,当真正接触到社会的时候,会越来越现实,如果还有理想主义,别人肯定会认为你疯了。其实对于这个现实社会,我们最好的应对方式就是适应;去读MBA的人都会以财富作为衡量自己人生是否成功的标准,在肯尼迪政府学院读书的人都不是很看重财富,他们更看重自己对社会的影响,虽然收入不是最高的,一旦个人对社会的影响比公司或者财团的大,我觉得这算是实现了自己的人生价值。

  就我个人来说,我是一个喜欢挑战和尝试新鲜事物的人,这跟理想主义有所差异,理想主义更多地是认准了一件事,不管这件事是否能够完成,都会去做;而我在挑战之前会衡量这件事是否可行,如果这件事不可行,不会盲目地花费时间和精力去做。有的事情因为受到环境和其他条件制约无法进行下去的时候,我会选择其他方面去尝试。

  MPA/MBA毕业之后有什么规划?

  将来还是想规划一下自己的人生,应该会选择创业。创业主要取决于两个因素:一个就是想法,当然这个想法不能是理想主义那种,要根据客观评估,如果可行的话才会去做;有的人根本就不会去评估,就盲目地去做了;有的人会只专注于评估,但是最后没有去实践任何一个项目,这都是不妥当的,只有在不断实践的过程中及时调整自己的思路和策略,才有可能成功。

  如果跟非肯尼迪学院的同学比,肯尼迪的学生更多的是精神层面的追求,功利化色彩相对要淡一些,他们真的是为了在将来帮助自己周围,甚至美国,乃至全世界的人,为他们做一些事情而努力,比如学公共卫生政策和教育政策的同学,他们将来就希望能参与制定一个新的行业体系,改变目前一些不合理的制度,解决目前存在的问题,他们很少用金钱衡量自己的人生。

  有的时候肯尼迪学院会和商学院的学生共同上一门课,在课堂上肯尼迪的学生更多的是关注一件事情产生的结果,只要这个结果对公众是有益的,他们就会很接受;而商学院的学生更多是从商业角度看某个项目或者事情是否可行与回报,这就是区别,一个更关注金钱的回报,一个更关注社会的回报。我还是挺欣赏肯尼迪学生的这种想法的,这种想法对我们心灵是一个净化,因为现在具备社会责任和意识的人太少了。

  我觉得这里面有一个商业价值和社会价值平衡的问题。如果某个行业产生了垄断,这个行业的创新原动力就会减弱,也不会有新的发展。你刚才说的MBA更实际,MPA更理想主义,我觉得这二者也是需要结合的,因为过于理想主义的人是没办法做事情的,等于是在空想;过度的机会主义也会让这个人只看到短期利益,无法看到长远利益。我曾经接触过的学生里面,也有刚才说的理想主义类型的,他们可能从小生活条件比较优越,没有物质上的担忧,他们就是怀有一种诸如改变人类已经恶化的自然环境这样的理想,他们没有真正接触过社会,如果现在把他们放在现实社会当中,可能他们会很难适应。

  现实其实是很残酷的,这就是为什么MPA申请是要求申请人有一定工作经历的原因。MPA学习当中有一个环节就是同学之间互相描述自己的经历,并且会互相讨论,如果你没有相关的经历,根本没办法跟其他人交流,只能从老师那获取信息,这样就会很片面,对自己的学习没有实质性的帮助,也会失去读MPA的意义。比如我MPA同学当中,有一个是当律师的,还有一个是菲律宾的警察厅长,菲律宾的那个同学会跟我讲菲律宾警察体系当中存在的一些问题。每个国家都会有自己的问题,所以就可以通过互相讨论,取长补短,找到解决问题的最佳方案。

  因为我们平时解除政府或者非营利组织的机会比较少,还是很有必要接触一些公共领域的内容的,如果现在有人问我是否有必要读一个MBA、MPA、JD的联合项目的话,我的回答是肯定的。

  往年在肯尼迪读MPA的学生,他们现在发展情况如何?

  中国每年去哈佛读MPA的人非常少,选择读MPP的人稍微多一些,更多的是是中国派过去的访问学者。因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追求,他们未来的发展情况也应该是多元化的,不管未来从事什么工作,在肯尼迪接受这种氛围的熏陶,对自己的人生观和价值观都是有帮助的。

  我曾经看过一本叫《哈佛制造》的书,里面就有一个人在批判哈佛,现在也有一些人同样也在批判哈佛,有的人会说哈佛毕业生是“思想的巨人,行动的矮子。”你是怎么认为的?

  我觉得每个学校都有这种类型的学生,其实可能哈佛毕业生做的并不比别的学校的学生少,甚至更多,也许是因为他们想的更多了;还有一个原因,我觉得可能是有的哈佛毕业生会顶着哈佛的光环吃老本,本身哈佛就是大家关注的焦点,一旦出现了一个这样的人,大家都会觉得哈佛所有的毕业生都是这样的。批判哈佛完全是合理的,因为没有一个学校是完美的,不过还是应该以更客观和全面地视角来看待这件事。

  其实哈佛在国际上的知名度比在美国本土还要高,因为在美国读本科,很多同学不一定会选择哈佛,有的会选择去读文理学院,我觉得美国选择学校的时候更自我。

  美国人自己的想法会多一些,在美国本土,有的美国学生可能觉得自己并不需要去读一个顶级名校,只要读一个一般的大学就OK。在美国,只有选择在未来做教授或者做学术研究才会去读博士,如果选择未来从事企业工作的话,读博士是在浪费时间和精力,这可能跟国内正好相反,国内很多人会把博士头衔作为一个人是否成功的标志。

  我觉得每个人一旦选定了一个学校,会在心里给自己许下一个承诺,并且会为这个承诺努力,其实这是一种主张,你刚才对哈佛的评价实际上也是你的一个主张。

  每个学校确实有自己的一种文化氛围,MIT会更侧重于创新,创造一些新东西,而普林斯顿就是一种非常学术的氛围。如果我是一个企业主,需要创造力很强的员工,我会选择MIT毕业生;如果我需要一个领导力很强的管理者,我会选择哈佛毕业生。为什么刚才说到有些人会认为哈佛毕业生“眼高手低”,是因为哈佛本身的那种氛围,给人的感觉就是它们的毕业生出来都是去做领导者的。

  在哈佛还有一件事情让我印象深刻,那就是他们的学生会选举,场面跟美国的市长选举场面一样热烈,候选人会在校园里面演讲,到处去拉选票,而且还能在教室里看到候选人的政治理念,专业性非常强,可能其他学校就没有这种氛围。

  我觉得有争议的事物,往往都是人们最关心的,没有关注也就没有争议了。刚才说了很多MPA的内容,你觉得如果去美国读商学院,去哪个学校更合适?

  我觉得去斯坦福读商学院更合适,因为斯坦福很注重商业实践能力的培养,而且斯坦福本身具备很多客观优势,首先斯坦福的学生比较少,可以获得的人均教育资源会比其他同等级的学校多,而且学生彼此之间互相熟悉,也可以进行思维的交流,再有就是斯坦福毗邻硅谷,本身硅谷就是创业圣地,具备这样的一种商业氛围,但是我们发现,很多人在申请商学院的时候会毫不犹豫地选择哈佛商学院,也许主要看中的就是哈佛这块牌子。

  你认为什么样的人才能成功申请到哈佛MPA或者MPP?

  每个人的背景是无法改变的,都属于过去式,包括推荐人,最关键的是怎么能够真正反映自己真实想法的Essay,以至于可以跟admission officer有一个深层次的沟通。换位思考一下,如果你是admission officer,当你看到这么多中国申请人的材料的时候,除了背景和经历以外,肯定还希望看申请人究竟是如何看待这个世界和职业生涯,所以在Essay里面一定要反映出最由衷的真实想法,有的申请人写Essay的时候会自己感动地掉眼泪,如果没有真情实感,是不可能出现这种状态的。

  据我了解和观察,国内非名校背景,尤其是没有清华和北大教育背景的,进肯尼迪学院的难度相当大,基本是不可能的,除非有在美国牛企的工作经历。国内本科生申请哈佛法学院也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如果在美国读本科,还有进入法学院的可能。

  你的Essay当时是怎样的思路?

  我觉得我的个人特点还是很鲜明的,我就在Essay里面阐述自己从小到大都很喜欢电影这个行业,小时候在那种环境中成长,长大之后会在这个行业打拼,总体来说就是把自己的未来职业目标很紧密地联系在一起。我觉得招生委员会更希望招收那种未来职业目标很值得欣赏的学生,很符合学校理念的学生;除了会招收那些未来目标很值得欣赏的学生以外,招收的学生还必须能让录取委员会相信这些学生在未来一定会达到既定的目标。

  我了解到你最初申请美国大学的时候,复习GMAT也是一个很传奇的过程,我听说你当时还要排话剧,时间是怎么平衡的?

  获得北京电影学院保送资格的时候,我父母就很反对,他们觉得影视圈很不靠谱,觉得我还是应该跟很多同龄人那样考一个更出色的综合性大学,后来才知道他们背着我,帮我拒掉了很多影视剧和广告的拍摄,其实心里还是放不下话剧表演,这已经成为我人生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了。

  申请美国大学时候,因为要准备GMAT,当时正赶上一个话剧的排练,两方面我都不想放弃,于是我就偷偷在中午12点多到天道(Z同学选择的留学咨询机构)来复习GMAT,每天都会复习到下午5点,复习完了之后我就匆忙赶到排练场,一直排练到凌晨3、4点钟,就这样自己坚持了一个月,最后还是把GMAT考出来了,当时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那么旺盛的精力,可能就是一种梦想的力量在鞭策我,留学和演话剧都是我的梦想。

  后记:“影响有影响力的人”这句话绝对是赋予哈佛,以及下属的法学院、商学院还有肯尼迪政府学院的。还记得2009年,曾经长期担任CBS首席记者、被誉为“美国良心”的克朗凯特去世的时候,人们给予他极高的评价。事实证明:常怀一颗忧国忧民的公益之心,在我们这个时代仍然是很可贵的,而肯尼迪学院的学生当中的有些人,未来也许同样也能成为“美国良心”乃至“世界良心”。

  当“为社会做贡献”似乎已经被我们当做一个虚无飘渺的理想,甚至还被某些人当做笑话来讲的时候,肯尼迪学院却还在继续让这个理念影响着一代代从这里走出去的公共分子。

  我终于明白这所享誉世界的学院是如何培养学生领导力的:个人价值与社会价值的统一,再加上一个“铁肩担道义”的情怀。

  本案例为天道留学所有,严禁转载,更多详细内容有待更新!

天道留学考试系列APP 赶快下载

大家都在关注

分享到:

  • MIT寒假科研营
  • 天道留学APP安卓版 重磅上线!

请输入验证码关闭

  • MIT寒假科研营

免责声明:①凡本站注明“本文来源:天道教育”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本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站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天道留学”,违者本站将依法追究责任。②本站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站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教育和科研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联系。

");}(docu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