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道首页 > 天道视界 > 星校友 > 历史名人

    蒋梦麟 哥伦比亚大学校友

    责任编辑:sabrina.zhang来源:互联网时间:2015-03-02 10:56:31点击:

    哥伦比亚大学

    蒋梦麟

    • 学校:哥伦比亚大学
    • 职业:教育家
    • 生日:1886年-1964年
    • 国籍:中国
    • 名言:政治犯和激烈分子在租界里讨论,发表他们的见解,思想自由而且蓬勃一时,情形足与希腊的城邦媲美。

    关键词:蒋梦麟哥伦比亚大学哥伦比亚大学校友

      蒋梦麟(1886年-1964年),原名梦熊,字兆贤,号孟邻,浙江余姚人,中国近现代著名的教育家。曾参加科举考试并中秀才,1912年于加州大学毕业,随后赴纽约哥伦比亚大学研究院,师从杜威,并获得哲学及教育学博士学位。

      蒋梦麟曾任国民政府第一任教育部长、行政院秘书长,也是北京大学历史上任职时间最长的校长。1949年去台湾,1964年在台北病逝。

      蒋梦麟一生致力于教育工作,在任北大校长期间,他致力于“整饬纪律,发展群治,以补本校之不足”。在教育主张上,蒋梦麟认为教育的长远之计在于“取中国之国粹,调和世界近世之精神:定标准,立问题”,以培养“科学之精神”、“社会之自觉”为目标。主要著作包括自传体作品《西潮》、《新潮》、《谈学问》、《中国教育原则之研究》等。

      教育理念

      蒋梦麟指出,教育是一门科学,但它不属于纯粹科学或基础科学,而属于实践科学或应用科学。它不能离其他科学而独立。 他指出了三个方面:1、教育为全生之科学。目的在享受人生之完满幸满,或达到人类生活之丰富。2、教育为利群之科学。利群是达到全生目的的方法,即儒家所说:“明德新民”、“已欲立而立人”。3、教育为复杂之科学。教育以人生为主体,而人生不论个人或社会,均有繁杂的学科需加研究。

      蒋梦麟认为学术是社会进步、国家强盛的基础,一个社会或国家之落后,其根本原因就在科学、学术不发达。要使社会进化,首先就要提倡科学和学术。他指出中国传统学术的三大弱点是:1、无系统;2、太重应用;3、太重古文字,知识不易普及。因此,他提出教育要改变这种弱点的方向是:1、重视“论理学”(即逻辑学)和科学之方法;2、提倡探究学问的精神上的兴趣;3、革新文学。先求言文之接近,教育方能普及。他认为,教育既为复杂之科学,必有赖于他种科学,有赖于这些科学的高等学术之发明。

      教育与政治

      教育很难与政治相脱离。但蒋梦麟认为,教育对政治应采取分析和区别对待的态度,不能笼统地说“但管教育,不谈政治”。关于政治,可以从两方面看:一是政党与政事,教育界不应当涉足与干涉,因为这类政治是经常变动的,若涉足于内,会影响教育和学校的稳定性;二是政论。这关系政治理论上的是非问题,应当辨明是非,主张正义,开展启蒙,养成民主政治之习惯,这是教育责无旁贷的天职。因此,他认为教育决不是培养不问政治的书呆子。但是,从历史的长河上看,政党、政事之类的政治,终究是过眼烟云,转瞬即逝的历史陈迹,而学术、文化,才有恒久的价值。政治又可区分为维持现状者和从事改革者两类,前者是保守的,持这种态度的人很多,从事教育的人不必参与;后者是改革或革命的,则有参与的价值,因为只有经过改革才能推动社会前进。总之,蒋梦麟认为,学者和知识分子应当展望未来,关注现实政治的重大问题,但却不能忘记自身的本职,是繁荣科学、发展学术。若不在学术上站住脚,那就不配谈什么改革政治。

      教育目的

      蒋梦麟指出,个人的价值在于他的天赋与秉性之中,教育的目的就是尊重这种价值,让每个人的特性发展到极致。智育、体育和美育的作用,就是要使"我能思,则极我之能 而发展我之思力至其极。我身体能发育,则极我之能而发展我之体力至其极。我能好美术,则极我之能而培养我之美感至其极。我能爱人,则极我之能而发展我之爱 情至其极"。他还说,为了达到这个目的,人类社会才有自由、平等、民权、共和、选举权、代议制和言论自由等制度设计。否则,统治者就会 "视万民若群羊,用牧民政策足矣。何所用其"言论自由"?何所用其"选举权"乎?"因为在专制制度下,老百姓仅仅是一群羊:羊肥了,牧人就会杀而食之,于是就出现暴政;暴政日久,必然会导致羊瘦,于是牧人就继续放牧,推行仁 政。这就是中国历史一治一乱的根本原因。蒋梦麟认为,要改变这种"羊肥而食"、"羊瘠而牧"的循环,就必须推行民主政治。他指出,牧民政治的反面是平民主义政治或曰民权主义政治。这种政治的目的是要增进平民的能力和知识,使每一个人都养成健全的人格。只有这样,社会才能不断进步,和平才有真正保障。

      平民主义

      他指出:中国的教育,是牧民政治的教育;要改为平民主义教育,必须从三个方面去努力。第一,要"养成独立不移之精神",改变过去 那种委靡不振、依赖成性的恶习。第二,要"养成健全之人格",改变以往"好学者读书,读书愈多,而身体愈弱"的传统。第三,要"养成精确明晰之思考力", 改变平时"凡遇一事,或出于武断,或奴于成见,或出于感情"的毛病和喜欢用"差不多"来判断事物的习惯。在这篇文章中,蒋梦麟还分析了中国社会进步应该采 取的三项措施:一要改良起居;二要修筑道路,振兴实业;三要奖励并推进学术。

      为了进一步说明如何才能推动学术进步,他还用经商和做人 作比: "夫对于金钱不忠实,不可以为商。对于行为不忠实,不可以为人。对于知识不忠实,其可以言学术乎?"因此,"欲求学术之发达,必先养成知识的忠实"。养成 对知识的忠实,是做学问的最基本的要求。胡适所谓"有一分证据,说一分话",也是这个意思。蒋梦麟总结道:"以正义为先导,以养成健全之个人进化的社会为 后盾,张旗鸣鼓,勇猛前进,此即所谓为和平而战也。战而胜,则平民主义由是而生存,真正和平由是而永保。和平与教育之关系,如是如是。"

      职业教育

      面对倡导职业教育的社会思潮,蒋梦麟非常冷静。他认为职业教育固然需要,但如果以为除了职业教育之外就没有其他教育,或者说所谓教育就是职业教育,那就大错特错了。为了纠正这种错误认识,他指出:教育是一种解决问题的方法,"国家有问题,故有国家教育。社会有 问题,故有社会教育。个人有问题,故有个人教育。职业有问题,故有职业教育"。如果有关问题不能解决,那就是教育的失败。从这个意义上说,所谓职业教育, 不过是教人"操一技之长而藉以求适当之生活也"。但是,一个国家或一个社会在职业问题之外还有许多问题,它最终还需要通过文化教育来解决,这就是普通学校 应该承担的功能。因此职业教育并不是教育的全部,而是其中一部分。

      个人价值

      尊重个人价值,发展个人天赋之特性,是蒋梦麟教育思想的核心 。蒋梦麟认为:共和国的作用,就是尊重并保护个人价值;教育的目的,则是为了发展个性,培养特长,进一步增加个人价值。为此,就必须对教育学有所研究。他指出,作为一种实践性很强的学科,教育学分为"个人"与"社会"两大部分:就个人而言,为了满足"发展个性"的需要,它要涉及生理学、遗传学、卫生学、心 理学、论理(逻辑)学、美学等诸多学科;从社会来看,为了满足"发展人群"的需要,它又涉及人种学、历史学、地理学、伦理学、政治学等许多领域;此外,无论个人还是社会,都离不开自然界,因此教育学还涉及生物学、动物学、植物学和物理化学等其他科学。因此他说:"有真学术,而后始有真教育,有真学问家,而后始有真教育家……无大教育家出,而欲解决中国教育之根本问题,是亦终不可能也。"这里所谓大教育家,显然是通晓各门学科的通博之士,"不通博乎此,则不可以研究教育"。

      蒋梦麟特别强调个性教育的中心地位,他认为强调,新教育就是要培养“活泼泼的个人”,需要:1、养成独立不移之精神;2、养成健全之人格;3、养成精确明晰之思考力。

      社会进步

      蒋梦麟认为,教育的目的就是为了让每一个人"享受人生所赐予之完满幸福",要享受这种幸福,还需要社会的开明和进步。因此他说:一方面,个人生活的丰富程度与社会的开明进步成正比, "社会愈开明,则个人之生活愈丰富";另一方面,健全的社会又需要健全的个人来组成。他主张社会进步需要具备三个条件:一是社会的文明能天天增加;二是社 会的"肚量"能包容新学说新思想;三是大多数人民,能具有享受文化的权利,而这种权利又来自教育的普及。与此同时,他认为社会的进步与每一个人密切相关。 个人要推动社会进步,首先要有负责任的能力,这种能力的基础有二:"一曰能行,二曰能思。所谓能思者,养成清楚之头脑,并有肝胆说出其思想。所谓能行者, 做事担得起责任,把肩膀直起来,万斤担子我来当。夫如是,始能增加文化,生出新思想。致使大多数人民能享文化之权利。"

    大家都在关注

    分享到:

    最新

    请输入验证码关闭

    免责声明:①凡本站注明“本文来源:天道教育”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本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站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天道留学”,违者本站将依法追究责任。②本站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站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教育和科研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联系。

    ");}(docu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