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道首页 > 天道视界 > 观点 > 心理

    华裔身份不再受宠,二代华人该如何选择?

    责任编辑:aithusa.yang来源:互联网时间:2017-11-17 09:21:38点击:

    2017年年初,《环球时报》一篇报道中写道:当23岁的美籍华裔郑凯成(Victor Zheng)决定去中国寻根并发展事业时,他不曾想到,在这个黑头发黄皮肤的国度,自己的华裔身份成为了一种“劣势”。

    关键词:美国人华裔美国华裔

      2017年年初,《环球时报》一篇报道中写道:当23岁的美籍华裔郑凯成(Victor Zheng)决定去中国寻根并发展事业时,他不曾想到,在这个黑头发黄皮肤的国度,自己的华裔身份成为了一种“劣势”。

      郑凯成出生在华盛顿特区,离维吉尼亚州很近,美国长大的他在维吉尼亚大学读了历史和中文两个专业,之前在清华大学做进修生。2016年底,他与来自美国的Dylan组建了乐队“一堆老外”(Dylan and Vic),翻唱中国流行歌曲,其中用英文唱《难忘今宵》的视频在微博上有390万的播放量,很受欢迎。

      郑凯成与来自美国的Dylan组建了乐队“一堆老外”(Dylan and Vic),翻唱中国流行歌曲《难忘今宵》

      不到半年,他却在一篇长微博中宣布了解散组合的消息。2017年2月12日,郑凯成在长微博《我的劣势竟是我的中国面孔》中写道,“原本打算与我们签约的公司淘汰了我,以我有‘一张中国人的面孔’为由,突然取消要和我签署的合约。”

      郑凯成感到痛心,他还写到: 作为一个美籍华人,我在美国长大的时候遇到过一些歧视,我没想到我来中国寻根的过程中,我会在我的祖国受到歧视,说我要被“扫地出门”,只因为我没有一张所谓“外国人”的脸。

      当时,悲观的郑凯成一度认为,华裔在中国遇到的歧视,可能比华裔在美国遇到的歧视严重的多。

      不久,上述公司主动联系郑凯成表示歉意,认为双方沟通存在误会。几经沟通,他相对释然,但这件事促使他深入思考自己的华裔身份,并采访多名美籍华裔(ABC)和身边的中国朋友,制作了一部名为《我们的偏见—关于华裔与中国人之间的关系》的纪录片。

      其实不止郑凯成,很多在美国、加拿大、澳洲、欧洲等西方国家出生长大的华人,来中国求学、工作都会遇到很多误解与挫折。因为,很多中国人天然认为,所有华人中文都应该能讲得很好,价值观相近。可事实上,他们的价值观或思维模式是欧美中文化的融合,这需要中国长大同胞的适应和宽容。

      毕竟,仅在美国就有200多万二代华人。当他们在中国寻根时,更希望看到一个开放包容的“家乡”,期待思想的碰撞,期待得到尊重与认可。

      2013年美国人口普查局的数据显示,美国华人人口已达452万。另据统计,美国华人中29.8%是二代(在美国出生和长大)及以上移民,16%是1.5代移民(童年来美,有一定中国教育)。

      批评《战狼II》,我被认为对中国有很深的成见

      “如果美国和中国之间发生战争,你会帮谁打仗?”

      也许他们在开玩笑,也许他们只是单纯的好奇。但是我也发现我必须要符合某一个“政治准确”的回答模式。如果他们问我觉得哪个更好,中国还是美国,我必须要说中国的好,当我要表达对中国的某些不满时,则必须说出两倍关于美国或国外不好的地方,才可以让对方感觉到公平。

      比如最近热映的《战狼II》,我告诉一个中国朋友我不是很欣赏该片,结果这个朋友批评我,说我对中国有很深的成见,并反问我是否忽略了美国的不好。于是,对于类似话题,我必须要很谨慎的说每一句话。

      我前后在中国一共生活了三多年。小学的时候待在北京两年,大学的时候来中国做交换生几次,再加上从去年开始来中国寻根.

      我高一时,外婆得了癌症,我去云南看他,但发现没有办法和她聊天,因为我上大学之前的中文基础不够强,因此后悔不已。外婆走了之后,我对自己许诺要学会中文,毕竟我爷爷外公还在,我想以后回中国寻根。

      作为一名在美国长大的华人,我父母一直告诉我很幸运能继承两个伟大的文化 -- 中国与美国文化,我也一直认为我的美籍华人身份是一份特别的礼物,让我置身于一个能同时吸收东西文化的最好环境。

      我一直以来认为自己最准确的身份就是美籍华人。我觉得称呼我自己是一个全美国人或者全中国人不是特别的准确。说我是一个美国人感觉会无视我的根和文化背景,称呼自己是一个中国人会忽略我在美国长大的生活背景。对我来说,我不是一半中国人一半美国人,一个人的身份认同并没有如此的黑白分明。

      作为一名美国华裔家庭的后代,由于大多数时间我们是在学校,跟身边的朋友交流还是以英文为主。只有在家里偶尔说中文,所以我和兄弟姐妹基本上没有一个真正去深入学习中文的机会。

      在美国,我们从小被教导,无论你的种族、文化背景是什么,大家都是平等的。虽然在美国不平等的事情确实时常会发生,但是我们尽量不要以一个人的种族,文化背景而给他们贴标签。所以我在美国生活的时候,并没有特别考虑我的华裔身份会带来什么样的影响,对我来说,最重要的是我就是我。

      “香蕉人”的思维与生活习惯与他们的父母都是完全不同的。他们在学校接受的是完全西方的教育,他们的思维方式可以说已经和西方人全无二致,西方世界的价值观和世界观是他们为人处事的基础,而这显然是其父母----拥有中式传统思维方式的第一代移民所不能接受的。

    大家都在关注

    分享到:

    最新

    请输入验证码关闭

    免责声明:①凡本站注明“本文来源:天道教育”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本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站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天道留学”,违者本站将依法追究责任。②本站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站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教育和科研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联系。

    ");}(document);